关于债务人签收“贷款对账签证单”的行为是否_黄大仙码报
关于债务人签收“贷款对账签证单”的行为是否
更新时间:2019-09-09
 

  关于债务人签收“贷款对账签证单”的行为是否属于对已经超过诉讼时效的原..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债务人签收“贷款对账签证单”的行为是否属于对已超过诉讼时效的原债务的履行进行重新确认问题的复函(2007 号《关于安徽省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与安徽电力临泉供电有限责任公司借款合同纠纷复查一案的请示报告》收 悉。经研究认为:我院《关于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借款人在催款通知单上签 字或者盖章的法律效力问题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中所称“对原债 务的重新确认”,是指债权人要有催收逾期贷款的意思表示,债务人签字或 盖章认可并愿意继续履行债务。你院请示所涉的案件中,安徽省投资集团 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投资集团公司)2003 月向债务人临泉县供电局发出的“贷款对账签证单”,其名称和内容均无催收贷款的明确表示。临 泉县供电局局长张修法在“贷款对账签证单”上签署“通知收到”,表明债 务人已经收到了“贷款对账签证单”,但不能推定为其有偿还已过诉讼时效 债务的意思表示。因此,既不能把本案所涉“贷款对账签证单”简单理解 为就是《批复》中的“催款通知单”,也不能把双方当事人发出和签收“贷 款对账签证单”的行为视为对原债权债务的履行重新达成了协议。我院同 意你院请示报告中的少数人意见。 解读《关于债务人签收“贷款对账签证单的行为是否属于对已经超过诉讼 时效的原债务的履行进行重新确认问题的复函》 杰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庭。一、复函的背景 最高人民法院法释(1999)7 号《关于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借款人在催收 贷款通知单上签字或者盖章的法律效力问题的批复》,是对超过诉讼时效的 债务可以获得法律保护的肯定。该批复作出后,在适用中产生了一些争议, 主要体现在对催款通知书范围的掌握和债务人签收行为的认定理解不一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对安徽省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与安徽电力临泉供电有限责任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一案进行复查过程中,对如何适用最高 人民法院法释(1999)7 号批复产生了不同意见,向最高人民法院请示。恰 逢最高人民法院正在起草有关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的司法解 释,对过去颁布的一些司法解释进行清理。在这个背景下,针对安徽省高 级人民法院的个案请示对法释(1999)7 号批复的适用作进一步诠释,很有 必要。 二、案件基本事实 1994 月24日,临泉县供电局与安徽省农业投资公司签订了一份借 款合同,约定:临泉县供电局向安徽省农业投资公司借款 200 万元用于阜 阳至宋集输变电项目,118图库开奖号码,期限为1994 月100万元,1994 月100万元;合同未约定利率,如临泉县供电局不能按 期归还借款,安徽省农业投资公司按拖欠贷款余额收取日万分之一的违约 金。合同签订后,安徽省农业投资公司于1994 月24日、1994 13日分别将100 万元和90 万元合计190 万元的农电调节基金款项,转入临 泉县供电局的账户。借款到期后,临泉县供电局未能还款。1998 月22日,经安徽省人民政府批准,安徽省农业投资公司与安徽省铁路建设投资 有限公司、安徽省建设投资公司合并,组建安徽投资集团,以安徽省人民 政府政策性投资作为资本金。2003 月25日,安徽投资集团向临泉县供 电局发出“贷款对账签证单“,对账单载明贷款余额 205 万元,应收未收 贷款利息 25950 元。时任临泉县供电局局长的张修法于当日在该对账单尾 部签署“通知收到”字样并署名。2005 月24日,安徽投资集团以临泉 供电公司为被告向合肥中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临泉供电局偿付涉案合同 项下借款本金190 万元及逾期还款违约金7367 万元并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三、法院判决情况 合肥中院一审确认借款合同有效以及临泉供电局违约,并认为:债权 到期后两年内,安徽投资集团未向临泉县供电局主张权利,超过了诉讼时 效,但临泉县供电局于2003 月25日签收了安徽投资集团向其发出的 对账签证单,因此可视为临泉县供电局对本案债权重新进行了确认,该债 权受法律保护。自临泉县供电局签收对账单之日至安徽投资集团起诉时不满两年,故安徽投资集团主张的债权没有超过诉讼时效。判令临泉供电公 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偿还安徽投资集团借款本金 190 万元,逾期付款违 约金315225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投资集团的诉讼请求。从“贷款对账签证单”的内容看,并无催收逾期贷款的意思表示,时任临泉县供电局局 长的张修法在该“贷款对账签证单”签署“通知收到”字样,不能表明临 泉县供电局有偿还欠款的意思表示。更不能表明双方已就涉案款项达成新 的还款协议,该行为不是催收到期贷款的行为,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 于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借款人在催款通知单上签字或盖章的法律效力问题的 批复》(下称《批复》)的规定,不能视为对已超过诉讼时效期间的涉案债 务的重新确认。安徽投资集团对涉案款项已丧失胜诉权。原审适用法律不 当。二审判决撤销了一审判决,驳回了安徽 四、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请示的问题及意见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请示的问题是:安徽投资集团在债权已超过诉讼 时效后,向临泉县供电局发出“贷款对账签证单”,临泉县供电局签收的行 为能否认定为对原有债务的重新确认? 经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讨论,形成两种意见: 多数人意见认为:对于最高人民法院《批复》中提到的“催款通知单” 应作广义理解,即理解为债权文书的概括称谓,其形式包括但不仅限于“催 款通知单”。本案中,安徽投资集团发出的“贷款对账签证单”,从其所载 内容分析,其中注明包括“省农调200 万元”,即其包含了本案所涉借款合 同的债权本息余额等内容,故应认定该“贷款对账签证单”具有债权人安 徽投资集团主张权利的意思表示,而并非只是债权人安徽投资集团对债权 人临泉县供电局贷款情况进行了解。因此,该“贷款对账凭证单”的法律 意义与最高人民法院《批复》中提到的“催款通知单”是相同的,也即安 徽投资集团向临泉县供电局发出“贷款对账凭证单”,其真实意思表示就是 向临泉县供电局主张权利,请求临泉县供电局对未还的农电调节基金贷款 进行重新确认。对于临泉县供电局局长张修法在“贷款对账签证单”上签 “通知收到”的行为,由于其签收时并未提出异议,故应认定签收行为系对原有债务的重新确认。从另一方面说,即使“通知收到”的表述不够明 确,但是从民事审判一般应着重保护债权人的债权角度出发,在对此存在 理解上的分歧时,也以作出有利于债权人的理解为宜。 少数人意见认为:从安徽投资集团发出的“贷款对账签证单”的内容 看,没有催收逾期贷款的意思表示,而临泉县供电局局长张修法在“贷款 对账签证单”上签署“通知收到”,其意思表示并不明确,不能表明有偿还 欠款的意思表示,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批复》的规定精神。 五、最高人民法院的答复 最高人民法院以(2006)民立他字第106 号函答复安徽高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借款人在催款通知单上签字或 者盖章的法律效力问题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中所称“对原债务的 重新确认”是指,债权人要有催收逾期贷款的意思表示,债务人签字或盖 章认可并愿意继续履行债务。你院请示所涉的案件中,安徽省投资集团有 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投资集团公司)2003 月向债务人临泉县供电局发出的“贷款对账签证单”,其名称和内容均无催收贷款的明确表示。临泉 县供电局局长张修法在“贷款对账签证单”上签署“通知收到”,表明债务 人已经收到了“贷款对账签证单”,但不能推定为其有偿还已过诉讼时效债 务的意思表示。因此,既不能把本案所涉“贷款对账签证单”简单理解为 就是《批复》中的“催款通知单”,也不能把双方当事人发出和签收“贷款 对账签证单”的行为视为对原债权债务的履行重新达成了协议。 六、评析意见 (一)法释(1999)7 号《批复》的理解与适用 诉讼时效作为消灭时效,是指在法定期间内权利人不行使权利,则产 生相应法律后果的制度。诉讼时效制度在各国民法的规定中,均为强行性 规范,不属当事人意思自治的范围,其强行性表现为,诉讼时效的期间不 得由当事人约定,诉讼时效利益不得由当事人预先抛弃。那么,对超过诉 讼时效期间的债务进行履行,法律是否予以保护? 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八条规定:“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当事人自愿履行 的,不受诉讼时效的限制。”这条规定肯定了当事人自愿履行超过诉讼时效的债务受法律保护。法释(1999)7 号《批复》则从“对原债务重新确认的 角度”对超过诉讼时效的债务予以保护。这个《批复》是针对河北高院《关 于超过诉讼时效期间信用社向借款人发出的“催收到期贷款通知单”是否 受法律保护的请示》作出的答复意见,内容是:“对于超过诉讼时效期间, 信用社向借款人发出催收到期贷款通知单,债务人在该通知单上签字或者 盖章的,应当视为对原债务的重新确认,该债权债务关系应受法律保护。 与该批复精神一致的司法解释还有最高人民法院法复(1997)4 号批复《关 于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当事人达成的还款协议是否应当受法律保护问题的批 复》,该批复认为,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当事人双方就原债务达成还款协议 的,应当依法予以保护。2004 年最高人民法院以(2003)民二他字第 59 号函复重庆高院,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债务人向债权人发出确认债务的询证 函的行为可参照法释(1999)7 号批复的规定进行认定和处理。 上述批复不同于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八条的规定,无论是超过诉讼时 效期间当事人达成还款协议还是债务人在逾期贷款催收文书上签收,其着 眼点均在于双方对超过诉讼时效的债务进行了重新确认。当事人双方对原 债务进行重新确认,受法律保护的理论基础是成立了一个新的合同关系。 这种观点建立在胜诉权消灭说的基础上。按照胜诉权消灭说的理论,诉讼 时效完成后权利人只丧失了胜诉权,即请求法院依诉讼程序强制义务人履 行义务的权利,但并未丧失其实体民事权利,也没有丧失程序意义上的诉 权。诉讼时效期间届满后,债权人的债权仍然存在,只是变成了自然之债。 债权人和债务人对原债务进行重新确认,是就原债务的履行达成了一个新 协议,产生了一个新的合同关系,依据民法通则第九十条的规定,合法的 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因此,当事人双方达成的这个继续履行原债务的新 协议应受法律保护。 在适用该批复时应注意当事人双方的行为是否足以形成对原债务的重 新确认。借贷双方对逾期债务进行重新确认,是一个双方法律行为,只有 双方对履行原债务达成一致,符合合同的成立要件,才能认定为成立了一 个新合同,对原债务的重新确认,一般应具备以下条件:第一,债权人行 使债权请求权应有明确的催收表示,应结合文书的名称和内容综合判断;第二,逾期催款通知应得到债务人的认可和同意,有愿意继续履行的意思 表示。 目前也有一种观点认为,诉讼时效的效力应采抗辩权发生说,债务人 在逾期催款文书上的签收行为是对诉讼时效抗辩权的事后放弃,义务人没 有行使此项抗辩权,则在权利人向义务人主张权利时,义务人仍然应当履 行自己的义务,否则,即为违法。笔者认为,这种学说与胜诉权消灭说在 对超过诉讼时效的债务的保护方面并无矛盾。 (二)贷款对账签证单无催收意思,不应视为安徽投资集团主张债权 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互发对账单进行对账结算的情况很普遍,司法实践中, 法院对对账单能否作为催收文书的认定也不完全统一。本案安徽投资集团 向临泉县供电局发出的“贷款对账签证单”,能否认定为《批复》中所指的 催款通知书,应结合“贷款对账单”的用途和内容来进行判断。根据银监 会、银行等有关人士提供的咨询意见,贷款对账签证单是反映资金的进出 走向和数额的文书,用于借贷双方核对账目,而银行等金融机构催收贷款 一般都用固定格式的催款通知单或催收逾期贷款通知单。本案贷款对账 签证单的内容,反映了贷款本金数额和债权人单方计算的利息数额,但并没有催收或要求继续履行的明确意思,因此,本案贷款对账单不属于(1999) 号《批复》中所指的催收逾期贷款通知书。(三)债务人签署“通知收到”的行为,不具有偿还过期债务的意思 债务人临泉县供电局的局长张修法在“贷款对账单”上签署“通知收到”, 不同于普通的签字或盖章行为,一是其对贷款对账单中所列本金和利息的 数额是否认可,意思表示不清楚;二是“通知收到”的表述反映了债务人 接收对账单的客观事实,但推断不出其有同意继续履行债务的意思。 因此,债务人在没有催收内容的对账签证单上的签收行为,不能认定 为债权人和债务人就原债务的履行进行了重新确认。 (四)维护诉讼时效的制度刚性,对超过诉讼时效债务的保护应适度从 解释,对债权人主张债权的意思不应过于苛刻,只要债务人签收了就应视为其同意履行债务。 我们认为,保护债权人利益是司法实践应该坚持的一个基本价值取向, 当债务人主张诉讼时效抗辩权时,应尽量作有利于债权人的解释,这一价 值取向无可厚非。但超过诉讼时效的债务,属于自然债务,对自然之债的 保护应不同于普通债权,要适度从严,以维护诉讼时效的制度刚性。法律 设臵诉讼时效制度的目的,就是督促权利人及时行使权利,这也是交易安 全和快捷的基本要求。安徽投资集团在债权到期 年内一直不主张权利,是对自己权利的怠于行使,其应对自己未及时主张权利承担相应的法律风 险。从维护诉讼时效的法定性和制度刚性出发,也不宜认定安徽投资集团 发出贷款对账签证单、供电局签署“通知收到”的行为是当事人双方对逾 期债务进行重新确认。